广东梅县松源镇宝坑村
本站网址:
73485.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生活分享

人生印记:三巾传

发布时间:2016-08-16 15:01:46     阅读:941 举报


       三巾原名不叫三巾,出生于1978年正直中国改革开放之时,家有三兄妹,因为他排行第三,也叫阿三,在他儿时阿太是这样叫他的,所以在家里亲人习惯这样叫他。

           
      小时候家里穷,阿三从小就体弱多病,意外事故也经常不幸的光顾他,得过严重的痢疾,拦尾炎,摔断过手,也跌破过头,每次都差点要了他的小命,但是吉人自有天相,每次他都躲过鬼门关,转危为安,也造成他长大后身材比较矮小。这些都没有给阿三带来痛苦,反而更积极乐观,也许是他天生的精神。 
      慢慢的阿三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学校离家里很远,要翻山越岭,走路到学校要半个小时,在熟悉的那条小山路上,小小的他经历了6个春夏秋冬,也给他带来了终身难忘的童年。 
      春天,春暖花开,阿三就经常在周末不要上学的时间跟同年的小朋友一起去山上摘金银花,跟家人下田里插秧;夏天时,每当放学的路上,就和小朋友们一起去河里游水,有时去别人的果园里摘果实,阿三喜欢玩,玩的很有乐趣;秋天山上长满了山果子,平时也经常自己跑到山上去摘石楼子,又甜有大,有时吃多了会拉不出屎来。记的有一次就是因为吃多了石楼子,早上要去上学时在茅厕里拉不出屎来,急的哭笑不得,还骂茅厕的不是。冬天对阿三来说是最痛苦的,每天一大早就要强忍着寒冷,翻过好几座大山和几天小溪去上学,尽管这样,爸妈都还是要求他自己去,哥哥姐姐也一样,平时去上学很少跟哥姐一起去的,他们比较高年级,早早就自己跑了。在寒冷的冬天里,山路草地上到处覆满了昨天晚上落下的霜,白白的很好看,河里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很冷很硬也很好玩,他喜欢拿在手里等冰块慢慢的融化。 
      有一年冬天的一天,下了一场好大的冰雹,正逢周六中午放学,天很冷,冰雹哗哗哗的从天而降,象雨,但是下来的象石头,硬硬的。阿三要赶着回家,虽然手里有把伞,也抵挡不住冰雹凶猛的袭击,刚开始还好,当阿三上到山上时,雨伞就已经被风吹得翻了过来,没用了。阿三此时没办法,只好把伞扔了,抱着书包,顶着寒冷的狂风和冰雹雨,往山下冲,最后终于回到家了。这件事让阿三很难忘! 
      在阿三5岁那年,他和同年的小朋友在路边比赛扔石头,看谁扔的远就算赢。路下面有口井,有2米多高,前方是鱼塘,在扔石头时阿三不小心掉下去了,落在下面的井边,顿时头上鲜血直流,把大人吓坏了,邻居见到马上抱起阿三往家里跑,那时把阿三的头都摔破了,到现在长大了还摸得出来,尖尖的。这次是受伤最严重的一次,流了好多血,不省人事,想起来都觉的命大啊。 
      80年代那时,爸爸是开拖拉机的,一家人的生活基本上靠他,妈妈在家里做做小工,阿三有个爷爷,还有个很疼他的阿太,在他上小学时,爷爷和阿太都相继离世,阿三很小就懂事,哭的很伤心,每年都会怀念爷爷阿太。虽然在家里阿三最小,平时哥哥和姐姐干的活也比较多,自从后来成人了出来打工,对父母是最孝顺的,为父母没过上好日子他心里觉的很对不起他们,发誓要让他们过得更好。 
      一转眼到了初中,哥哥也出来打工了,爸爸这时有了个心愿,和哥哥一起在学校的附近开了一家汽车维修店,后来由于生意不怎么样就关了。

      1993到1995年期间,阿三要去离家里约5公里外的宝坑中学读书,期间住宿学校。学校的宿舍是两排矮小的小房子,环境不好,一般是2-4人住在一起,每周六日回家里,回家也是骑单车。周日下午妈妈就把在学校里要吃的米和干菜准备好,装在单车后面,然后跟其他小孩子一样骑车去学校了。平时去学校带的都是咸菜干,里面有几块肥肉,那时对他来说,已经很不错了,每星期2块钱零花钱,有时拿到5块很高兴。在学校住宿时,有时晚上上完晚自习回到宿舍,和几个同学约好,趁着夜色,跑到外面人家的菜地里,偷偷的摘些菜回来自己煮,那味道真香。有一次他们更厉害,有些同学去别人家的果园里偷柑子,还带了蛇皮袋去装,回来后大家一起吃,一个字:甜。
      到了初三快毕业了,通过在国外的家乡华侨出钱捐做了一座新的宝坑中学。校圆很漂亮,门边有长长的花池,种了好多漂亮的花。为了留下一份美好的记忆,阿三在晚上趁没人挖了一小棵桂花树,后来种在自己的家门口,时过十多年,桂花树长的很茂盛,现在还在原来的位置生长着。每当看到它,就想起读初中时的那段美好的记忆。
     95年中考后,阿三因为成绩没上高中线,那时要求比较高,就到县诚读了梅县经委职业技术学校。
     校长是同镇的邻村人,姓李。阿三学的是电子电工专业,在学校里好多是松源的老乡,相处的比较开心。可能是因为老乡的原因,李校长把阿三和几个松源的学生安排去一家电器维修店实习。那店里的师傅也是李校长原来的学生,就那样,在那里度过了一小段实习的日子。
     在县城上学时,姐姐每月寄给他200元生活费,但是还不是很够用,有时做过一天才吃两顿饭,有了上餐不知下餐在哪里,有时真饿的难受了,就去那些老乡或者亲戚家吃一顿,也不是长久之计啊。没钱的日子让他感受很深,发誓以后绝不挨饿,这种感受一直影响他后来的生活,所以从他出来社会打工以后就没向家里要过一分钱,还经常寄钱回家。因为他很清楚,那是他应该做的,是一份强烈的责任感使然。

    到了1997年8月,也是在县城的那所职业学校读了2年之后,学校组织安排了他们这届学生共90多人去到中山市中山港的一家电子厂上班,美名曰实习工作。开始大家都很开心,以为从始是自由身了。
     工厂是一家梅县老乡开的,主要生产收音机和收录机。下班大家都住在工厂安排的宿舍里,每间住了89个同学。由于有些同学不习惯和其他原因选择了离开。到后来留下的同学越来越少,个个都慢慢离去,有人开心有人流泪不舍。有一次,同学们还搞了一次大罢工,害的领导出来调解才平息。
     刚开始阿三被安排在工厂4楼的401拉生产线上,工作是用电烙铁焊锡。拉长叫杨志,年龄不到40,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对同学们都比较好,大家也喜欢他。慢慢的阿三做上了维修工,那时是件不错的好差事,工资可以拿到600多元。遇到什么修不好的,就象旁边的老师傅罗盘请教,代价就是一顿饭。随着时间的推移,阿三的技术也日益精湛。
    99年在杨志的推荐下进入了IQC质检部,做电子元件的来料检测。一直做到2000年底。那时90多个同学都早已经走完了,就剩下了他最后一个人。工厂经过三年,业务慢慢走入下坡路。
     期间拉长杨志和一位女同事结了婚,生了一对龙凤胎,很是可爱。
     在中山,阿三度过了三个难忘了工厂生涯。有快乐也有痛苦,有爱也有恨,有离别也有重逢,还多了一份感伤和怀念。他忘不了曾经暗恋过的人,忘不了一起度过那段日子的同学们,忘不了帮助过他的杨主管,还有很多很多。在夜里,也梦见回到原来的工厂,好象就在昨天。

   来源《彩云醉月》的博客,图为矿部宝坑中学旧址现状。


网友评论:

58.251.210.*   2016-08-27
以上故事部分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