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梅县松源镇宝坑村
本站网址:
73485.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历史人文

寥廓江天万里霜

发布时间:2016-11-04 18:06:45     阅读:797 举报

      梅州日报2016年10月31日报道  ●作者:何锦胜

  导读:“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1929年10月,毛泽东借景抒情写下这首《采桑子·重阳》时,已被逼离开红四军主要领导岗位3个多月了。正是这年的10月19至31日,红四军奉命入粤执行东江行动,先攻占松源,驻扎6天后东进,先后两次攻打梅县,然后撤至赣南转回闽西苏区。红四军的这段历史虽只有13天,却与井冈山、赣南、闽西和闽粤赣边区革命根据地的发展,以及召开古田会议等重大历史事件一脉相承。

  (一)松源:红四军军事地图上的重要符号

  1928年4月中旬,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的工农革命军和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军余部,在井冈山胜利会师,两军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和军委书记。6月,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改称红军第四军。1929年初,红四军在大柏地、长汀两战告捷。5月,为避开赣敌的进攻锋芒,红四军移师闽西创建闽西苏区,闽西部分地方武装被改编为红四军第四纵队,形势一片大好。

  毗邻闽赣边区的梅县松源,1926年就成立了梅县农村最早出现的其中一个中共支部。至1928年4月,中共松江区委已拥有40余名党员,随后又在宝坑、珠玉坑、桥市等地成立了6个苏维埃政府,在珠玉坑试行土改分田,同时还成立了赤卫队。松源苏区与闽赣苏区遥相呼应,连成一片。此外,松源远离梅城近百公里,距驻松口敌军亦有30余公里之遥,而且地处山区,屯兵有村落,藏匿有深山,扼守有险隘,突围有出口,历代兵家多有所临。因而,松源在红四军的军事地图上,标上了重要符号。

  1929年秋,国民党军阀内部矛盾激化。9月,原粤系军阀张发奎在湖北通电反蒋,挥师挺进广西,欲联合桂系军阀李宗仁,进攻拥蒋的粤系军阀陈济棠。陈济棠见状,命所属5个师中的4个师开赴西江、小北江,仅留蒋光鼐的61师分别驻于惠州、潮州、梅县、松口和大埔。中共中央认为,此时正是红四军向粤东扩展的大好时机,于是指示红四军“全部到东江游击,向潮梅发展”。

  红四军的大部分官兵脱胎于旧式军队,在如何改造官兵中的旧思想、旧习惯和建立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等问题上,建军之初就存在分歧,问题一直没有解决。1929年6月,毛泽东在龙岩给前委写信,反映红四军中存在的单纯军事观点、极端民主化、非组织观点、流寇思想、盲动主义残余等问题并提出看法,接着在下旬召开的红四军第七次党的代表大会上,把这一问题和建议提了出来。大会经过激烈争论,没有接受毛泽东的意见和建议。大会选举红四军前委时,中共中央指定的前委书记毛泽东没有当选。毛泽东被迫于会后离开红四军,到闽西特委指导地方工作。8月,当选的前委书记陈毅在上杭主持召开红四军第八次党的代表大会,继续就红四军的建军原则问题进行讨论。会议开了三天,仍无结果。为此,陈毅于会后专程到上海,向中央政治局汇报红四军召开党的第七次、八次代表大会的情况,以及红四军内长期争论不休的问题。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红四军于10月13日接中央指示后决定:第四纵队留守闽西,其余均入粤执行东江行动。

  (二)红四军挺进松源

  1929年10月19日、20日,红四军自闽西分两路入粤。

  一路由军长朱德、参谋长朱云卿率军部和一纵队、三纵队共6000余人,于19日从上杭开拔,分数个方向挺进松源。红四军首先占据松源的战略意图,除松源苏区基础牢靠,且有地理优势外,还在于:当时陈济棠部仅剩蒋光鼐的61师布防粤东,其中,张世德旅驻惠州,戴戟旅驻潮州,陈维远旅的旅部和13团驻松口,14团驻梅县,15团驻大埔。据此,攻占松源后,经蕉岭攻打梅县,然后经丰顺进军东江,既能避敌精锐,又易直扑潮汕。其时,老圩是松源之中心,驻扎着陈维远旅的一个营,因而成为占据松源首先必夺之地。是日,林彪率领的一纵队先行直插松源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捣老圩,全歼守敌100余人。大部队随后进入各个村落,迅速布防,安营扎寨,并广泛开展宣传、发动群众、武装群众的活动。次日,朱德在老圩的“公局”旁发表演说,宣传中共主张,号召群众积极参加土地革命。

  另一路,刘安恭率二纵队,于20日从永定进入大埔。二纵队甫抵大埔,便在石下坝遭陈维远旅的15团和地主武装伏击。二纵队处于不利地形,反击十分被动,纵队司令员刘安恭在激战中壮烈牺牲。代司令员郭化若得知部队伤亡惨重,松口又有陈维远旅重兵驻扎,增援随时可至,于是当机立断,率部穿插山路,经桃尧、宝坑抵老圩,与军部和一、三纵队会合。

  22日,从上海返抵闽西的陈毅,带着中共中央的指示信赶到松源。至此,红四军全部集结,经休整和补充给养,士气大振。此时侦知,陈维远旅驻梅县、大埔的2个团已向松口靠拢,梅城仅剩粤警大队和商会武装数百兵力,遂决定取道蕉岭,乘虚攻打梅城。

  24日晨,红四军离开松源,经蕉岭,于25日下午3时许进攻梅城。守敌不堪一击,红四军仅用1小时便占据了梅城。26日下午4时,朱德正在梅县县立中学(原孔子庙)向群众发表演讲时,得知陈维远旅的2个团已从松口逼近城郊,遂命2个大队掩护,随即率部夜渡梅江,向梅南、丰北、马图、九龙嶂根据地转移。

  在马图休整1天期间,陈毅传达中央政治局听取他的汇报后,经研究起草发给红四军的指示信,即“九月来信”。信中,中央充分肯定毛泽东的正确主张,要求红四军“纠正一切不正确的倾向”。前委认真分析形势,决定按照中央指示,回师闽粤赣边区,发展革命力量。同时侦知,蒋光鼐为防红四军袭击潮州,除留师教导团镇守梅城外,已命陈维远旅赴丰顺汤坑待命,还得知有大批军火已从汕头运抵梅城,于是决定再次攻打梅城,夺取军火,然后回师闽粤赣边区。

  31日凌晨,红四军从梅南轩坑坝渡江攻城。战斗于上午10时首先在城西新庙前打响。战前侦知,守敌61师教导团4个营中,2个营驻守西阳、长沙,城内仅有团部率2个营把守。其实,城内还驻有师特务营、炮兵营,兵力不弱。战斗打响后,敌团长郭思演率部占据全城制高点金山顶,指挥守敌迅速控制全城沿街楼顶,居高临下组成火力网,红四军前插艰难。一纵队向金山顶冲锋屡屡失利,后挑选60余精兵组成突击队强攻,仍无法拿下,突击队员全部牺牲。从北门攻城的三纵队也遭遇守敌疯狂抵抗,罗荣桓腰部受伤,被抬下火线……战斗持续至下午6时,红四军得知蒋光鼐师的援兵正开赴梅城,为保存实力,主动撤出战斗,当晚集结于大坪,然后于11月1日,经平远撤至江西寻乌、安远。是役,红四军击伤敌团长郭思演,毙敌团副、营长等官兵100余名,红四军伤亡200余人。

  (三)东江行动对粤东革命斗争起到推动作用

  红四军的东江行动减员较大,包括收编的俘虏因思想动摇而沿途逃跑的,全军共损失1000余人。因此,一、二纵队均由原来的3个支队缩编为2个支队,三纵队则缩编为1个支队。由于主力入粤作战,闽西苏区也遭到不小损失。红四军前委意识到,军内一直存在的不正确倾向,严重影响部队战斗力,是东江行动失利的内在原因。1929年11月26日,毛泽东回到红四军前委。前委根据“九月来信”精神,于12月底在上杭古田召开红四军第九次党的代表大会。会议总结了红四军诞生以来的建军经验,分析研究了官兵中长期存在的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的表现、来源及纠正方法,通过了著名的古田会议决议,选举产生了新的红四军前委,毛泽东为书记,朱德、陈毅、林彪、罗荣桓等11人为委员。古田会议决议确立了红四军的建军原则,标志着中国红军的马列主义建军路线的形成,成为我军建军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红四军13天的东江行动虽然遭遇失利,但对粤东的革命斗争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在梅县,地主商会武装基本被打垮,全县陆续建立了各级工农政权,县武装大队由100多人发展到200多人,革命力量迅速壮大,推动了土地革命的开展。在红四军驻扎时间多达6天的松源,红四军不但留下了朱德发表演讲和指点沙场的旧址,以及许多书写在民居外墙和屋内的宣传标语,而且留下了雷明远等20多名红军骨干和一批枪支弹药。是年冬,松源成立了新编的以雷明远为队长的“松江区赤卫队”,队员多达100余人,随后又成立了梅县农村最早出现的区级苏维埃政府。红四军结束东江行动后,虽然广东军阀、民团大举“剿共”,形势急转直下,革命形势一度处于低潮,但松源的革命烈火始终无法扑灭,苏区工作在闽粤赣边区独树一帜。1939年1月,松源区委被中共闽西南潮梅特委评为全区唯一的模范区委。

      (图片说明:松源老圩“公局”,朱德曾在此号召群众积极参加土地革命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