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梅县松源镇宝坑村
本站网址:
73485.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客家文化

浅谈梅县客家歇后语

发布时间:2016-08-27 11:13:14     阅读:805 举报

浅谈梅县客家歇后语

汤强发

歇后语以其不着边际又十分离谱的牵强附会而产生生动的艺术美感。客家歇后语更是在这基础上上了一层楼,并融入了许多山歌和民间故事中,具有深沉厚重的乡土文化韵味。好些客家歇后语和整个大汉语系中(如闽语系、粤语系)的歇后语是通用的,例如: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蚊帐里边点蜡烛———混帐。脱裤放屁———多此一举。

而有些客家歇后语,非土生土长的客家人是很难听出其所以然的,你若不知其出处,欣赏它便无从谈起,例如:“水打棺材———溜死人”中的“溜”,其实是逗、引诱的意思。“松源行下——讨饶”。其实是“桃尧”(地名)。“岳飞的孙子———愕然。”客家语里“岳”“愕”同音。一般百姓认为:岳飞的儿子是岳云,而不知其有孙,当然就更说不上知其名,说其孙岳然,自然会使人愕然。“五华阿哥———硬打硬。”客家人都知道五华多石匠,石匠打石肯定是硬打硬,还用得着再说吗?“屁卵晒干———么成色”。客家话屁卵就是屁,屁能晒干吗?还谈什么晒出成色来。

要欣赏歇后语也得知晓客家话和一些客家人文地理。因为有不少歇后语是由家喻户晓的客家民间故事衍生出来的,例如:

     “莫乱莫乱———牛买转来,再讲打赖子。”这里头的故事是:一农夫想买牛,教导儿子牛买回来后要好好放牧,儿子怕苦不想干,顶嘴后被农夫打了个半死,可牛买回来后却发现儿子其实很喜欢牛,也很高兴牧牛,农夫看着儿子的累累伤痕,后悔不迭。这歇后语的寓意是不要提前惩罚人。    

“州紧州,县紧县———鸭嬷都大一半。”故事是:嘉应州下辖县有一山村妇女,从来没见过鹅,出嘉应州来看到水塘里的鹅以为是大鸭子,遂感叹而发此话,但此歇后语后来演变成自嘲或讽刺他人。例如:“你真不愧是留过洋的,谈吐举止都不一样,高人一等,州紧州,县紧县,鸭嬷都大一半啰。”

 “古井底下下雕斗,竹头尾项钓黄鳝———做作、荒唐。”

 “赶鸭上山食树叶,赶羊落田转田螺———断故意做。”这些是歇后语,也像是山歌。至于“雨督纸棚———会衰台”(晦气的意思)则是山歌:“爱唱山歌讲过来,一条去哩一条来,三条去哩么条转,雨督纸棚会衰台”中的最后一句,纯粹就是山歌了。

如果把品《浮士德》、《威尼斯商人》比做品味洋酒“威士忌”、“白兰地”;品“山舞银

蛇,原驰蜡象”、“轻罗小扇扑流萤”比做品味国酒“茅台”或“剑南春”,那么品味客家山歌和客家歇后语就如同品客家娘酒一样,它们都各有各的味头,亦各有各的好处,正如顺口溜歇后语曰:“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红花绿草———各有各好。
    传说中有关叶伯姆的故事,以前在梅县可能是家喻户晓的,而有关叶伯姆的歇后语,也是百姓们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频率较高的歇后语,如:

 叶伯姆打布柏———人工相送还倒贴。故事内容是:叶伯姆看到人家打布柏,工艺简单,回家后自己也来投资打布柏,但因为原材料的进货渠道和配制的问题,成本高,结果是布柏卖出后一计算,人工相送,饭变屎,还要倒贴点灯用的煤油钱。人们一般用此歇后语来比喻得不偿失的买卖。例如:“我事先就告诉过你这桩生意你不在行,不要去做,现在果然是“叶伯姆打布柏———人工相送还倒贴。”(布柏主要是用来做鞋底的,梅城就有个叫布柏陈的居民区,肯定是以前有多家陈姓布柏作坊的缘故,如今布柏陈还在,布柏作坊却早已绝迹了。)

叶伯姆的鸡嫲———别人家里生卵,自己家里赖孵。此歇后语一听就知道有吃里扒外的意思,也解释为风光时别人沾光,倒霉时就来找亲人帮忙。

叶伯姆投河———嫌水铁冷。传说叶伯姆想投河自杀,人们知道她是吓唬人的,就没人去阻拦,走到水边的她不得不往回走,有恶作剧者取笑她舍不得死,她只好搪塞说:“水铁冷。”此歇后语寓意为:自己勇气不够或想做某事而底气不足,就应承认,否则更会遭到别人笑话。

叶伯姆吊颈———转一下气来先。故事概况跟投河的差不多,此歇后语人们却多用来自嘲或求情,例如:“我刚为孩子交过学费,现在确实没办法还你的钱,你应该让我叶伯姆吊颈

———转一下气来先(缓一段时间的意思)。

叶伯姆,姓脉个———瞒人还唔抵咩(意即谁都知道,叶伯姆就姓叶)。但这再明白不过的话用作歇后语说出来,就显得含蓄深沉,值得玩味了。例如:“你的收入一直都好,就别在我面前哭穷了。叶伯姆姓脉个———瞒人还唔抵咩?你我早就是知根知底的人了。”

笔者认为,这些歇后语中的叶伯姆,是个子虚乌有的人物,是为了方便表述某一类人物的需要,把她带到作品中来的。

      和叶伯姆担当的角色差不多的男性倒霉蛋是阿二伯,传说中的他很像旧上海滩的瘪三。

      有关他出现的歇后语除了倒霉还是倒霉,如:阿二伯锯弦子——渠做渠,涯做涯。话说阿二伯娶了老婆后依旧是好吃懒做,终日无所事事地拿了一把二胡来学着拉,老婆知道,跟这样的人过长久日子肯定没有好下场,就不辞而别跟别人私奔了。幸灾乐祸者取笑他说:这事不能怪谁,是你自己锯弦子(拉二胡)锯出来的错,整天都渠做渠,涯做涯(客家话说起来就是各走各的,互不相干的意思),不散伙才怪。

      阿二伯打雕子——铳响雕(鸟)飞人横。不难理解,这是他用鸟铳(即打散弹的劣质火药枪)打鸟,因为装错了火药,引发事故,结果可想而知:铳响鸟飞人横(人受伤倒地)。此歇后语一般用作孤注一掷后,结果是鸡飞蛋打,更添头破血流的比喻。

阿二伯做贼——包撇(意即肯定完蛋)。传说是阿二伯的日子无法过下去了,想跟贼佬去偷东西,就到铁匠铺去定打了一个捉蛤蟆用的工具,准备拿来做贼时掏墙洞用,铁匠却以为他是拿来捉蛤蟆的,就说好话奉承道:“东去东捉到,西去西捉到”,阿二伯听后心中暗暗叫苦,认为兆头大大的不好,就回应道:“那也不一定,走撇哩就捉唔到。”谁知铁匠的马屁是拍定了的,更奉承说:“走撇哩也一样捉得到,一转身就又捉到哩。”阿二伯本来就有贼心无贼胆,见如此兆头只好作罢。同伙问起,他就将买工具的经过和盘托出,最后说:“如此兆头,去了包撇(肯定完蛋)。”

关于阎王爷的歇后语一般出现在相互讽刺挖苦、或妇女们相骂的场合中,如:

阎王唔着(穿)裤——笑死鬼           

阎王的妹仔(女儿)——鬼爱

阎王爷发火——鬼都畏(怕)

阎王使夜差——讲鬼话

阎王爷——诈鬼转(意即维护鬼的利益)

这些颇有韵味的歇后语,按理它们也应该在整个大汉语系中都通用,遗憾的是我从来就没有在任何文学作品中见到过它们的出现。

以下仅是几条我认为“客味”浓重的歇后语语录:

火炭入瓮———暗撇里(意即天快黑了)

鸭落田———转啰(意即回家去啰)

城隍庙里的蚊子———啮鬼(意即吝啬鬼)

大头鲢———雄(鳙)啊(意即真是好样的)

屎秉鲢———假雄(鳙)(意即吓唬人的)

烂灯笼———吊腔(框)(意即摆架势、抬价钱)

桔子割的佛像———激(桔)死人

蚊子的脚———么比(臂)(意即相比不得的)

脚盆洗面———面子十分大

床下三双屐———做唔倒来迹(吃)(潮客语混用)

脚臂上画老虎———吓察(客粤语混用,意即吓得了谁)

潮州会馆———唔使客气(意即不用客气)

蕉岭的一线天———(在)长谈(潭)(意即真啰嗦)

毛八的老娣子(弟弟)———么救(毛九,五华音,意即没得救啦)

    客语世界缤纷繁杂,绚丽多彩,以上所述,肯定不过是冰山之一角,全豹之一斑。可惜的是,随着时势的变迁,外来语言文化的逐渐入侵,这些歇后语有如珍稀动植物一样,在人们的社会交往中出现的频率已经越来越低,这是值得警惕的现象,如果有朝一日,出外的客籍赤子们跟你说起歇后语,你却如同岳飞的孙子———愕(岳)然,哪岂不是雨督纸棚———衰台?有人说,谚语是语言中的,具有类似的作用的是歇后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