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梅县松源镇宝坑村
本站网址:
73485.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人在他乡

蹉跎的深圳打工岁月

发布时间:2013-07-03 13:20:25     阅读:1786 举报
      我的家乡在梅县松源山区的山区,四面高山环绕,背靠皇佑笔,面向王寿山。有人云:山山有灵度,代代出人才。也有人说山里能飞出金凤凰,可金凤凰却不是那么容易飞出的。一个人没有智慧的脑子;圆滑的处事能力;坚韧不拔的意志;高尚的人格;宽阔的胸怀;经得起挫折和失败的考验;想成功那只可能是做梦。双龙一风,一起长大,情同兄妹。我先介绍一下他们:   

     龙哥——农历19645月生,因属龙,加上他年纪最大,故人人叫他龙哥。

     龙四——1965牛生,属蛇,蛇是小龙,故我们叫他龙四。

     玉妹——1966年生,属马她心灵手巧,勤劳肯干,家里家外,做事有条有序,人人夸她。

这就是我们三人的基本情况,言归正传,请看下文:

 

     一天早上,我刚起床走出屋,太阳出来了,如同浑圆的火球红彤彤的照着宁静的山村,喜鹊在我屋后的树上唧唧乱叫,我仍然双目无神,看了天色又回到房间。

    “龙哥!你的信。”一阵清脆甜美的声音传到我耳边,我立即从屋里跑出来。“玉妹!那里来的?”   “你自己看吧”玉妹笑着说。

     我一看信是由深圳寄来的,立即撕开信封一看,心中狂喜。原来是龙四来信叫我出深圳,你说我能不高兴吗?自不在梅城卖烟,呆在家里已有二月之久。这二月我心情郁闷,家乡大叔大妈问这问那,问我为什么不做生意?
   
我只好沉闷不语。他们看我像霜打的茄子,问多了也就不问了,当然张罗对象也就泡汤了。龙四是我发小,一同玩泥巴捉迷藏爬山树掏鸟窝长大的好兄弟。今收到他的来信我能不高兴吗?我们是同村一起长大的兄弟,我们和玉妹三人关系最好,我们之间有千丝万缕说不清的感情纠葛。按下不表。龙四他是青春岁月的主角,我必须好好介绍他未出深圳之前的故事,以便大家更了解他。

一,跟师傅学做牛贩,却因天热把牛卖。

    话说十七岁的龙四,初中毕业才几个月,不想读书了。其母是个生产队队长,有一定的见识,看到儿子无所事事,心痛不已。于是就叫他拜师学做牛贩生意,他同意跟何师傅学。从此,他跟师傅东西南北到处走学看牛贩牛。别看这古老的行当,学问大着呢。什么叫望闻问切摸?简直比中医还难还多一个摸。龙四人特别聪明,跟师傅学了一年半,学到的东西却不少。除了上面的,他还知道鼻子小的牛野蛮;眼大的牛勤快;好牛颅凸出;八齿牛最好,莫要七齿牛。。。。。。有一天,天气特别闷热,师徒俩从桃尧桃源村贩牛回到半路,他的师傅有急事去了别处,叫他把牛牵会家。他牵着牛走着走着,走到羊角村尾,牛不走了,怎么打它也不走。他觉得奇怪,认真看了看牛,眼看这牛口吐白沫,无精打采,他才知这牛可能中暑了。于是,他尽力把牛推赶到阴凉处,用蕉叶装水替牛洗澡降温,又找草药揉碎塞给牛吃,忙了半个多小时,牛看起来暑解了,精神好多了,他才把牛慢慢赶。走到羊角村里,有好多人问他:“细哥呃,你的牛系不系拿来卖的?”  龙四带开玩笑回道:“系,你想买吗?”  有人有问:“系不系真哥那来卖?”  “当真拿来卖。”龙四说。就这样讨价还价半个多小时,终于把牛卖掉了,还赚了五十多元。

      回家的路上,他开始心慌起来,不知如何同师傅交代。走着,走着慢慢他有了主意。第二天,他哭着同师傅讲,牛怎么怎么中暑,牛怎样赶都不走,有人问他牛是否拿来卖的,他考虑此牛走下去可能会有危险,于是把牛按本卖掉。何师傅给他讲得八分信二分疑,反而夸他聪明可教。故事说到这里,你说这龙四聪明狡滑厉害吧!他的故事还很多,待我慢慢有空来说。

 

,众人帮他去插田,借机躲开睡墓旁

     上回说到龙四的狡猾和聪明,这回说说他的“懒”。农村的六月特别忙,又要收又要种。龙四的家里,兄长在外发财,他家的田总是请人帮忙。有一天,他叫我们帮忙插秧无报酬的,我和玉以及两个发小答应他。龙四这人为人慷慨,特别会求人办事,嘴巴好像抹了蜜 ,大家都喜欢帮他。

     这一天,天蒙蒙亮,我们早早起床吃了饭,挑着秧借着月色就出发了。一路上,你一言我一语,有说有笑。突然,龙四提议唱山歌,我随声应好。于是,龙四就唱起来“哥系绿叶妹系花,哥系绫罗妹系纱;哥系高山石崖水,妹系山中嫩细茶。”    我看着玉妹接唱:“龙眼结子枝大枝,阿哥想妹妹唔知;端起饭碗来食饭,想到阿妹就饱哩。” “阿龙哥想'蛮‘人?"  "捱想你!” “俏石头"玉妹回道。我接着对玉妹唱:“月亮弯弯挂半天,船子摇摇 河边 ;有心搭船赶大水,阿妹想哥在眼前。”玉妹羞得通红回道:“想你个死人头。”扭头就走在前边。一路上,欢声笑语,不知不觉就到了尖山窝(地名)。

     我们放下秧担,马上抛起秧。龙四像模像样,手脚轻快,立马就插起秧来。我们也下了田动手插秧,不到二十分钟,龙四突然说:“今朝晨唔知食差什么东西,肚子疼,捱来去”噢"屎。“话音未落,就飞快地跑向松林里没了身影。

    我们插完一丘又一丘,二个多小时过去了,田也差不多插完了。我抬眼一看,不见龙四,就知道他偷懒了。我马上从田里起来找他,找了半天,终于在松林里墓旁边找到他。一看见这个“吊毛”我就气得一脚照着屁股踢过去,他惊醒惊叫着:“有鬼,有鬼来追我啊!救命啊!” “救你个死人头。”我大声骂道。他揉了揉眼,摸了摸额头才醒过神来说:“田插得怎样啦?” “快插完了,大家像你这样田还要插吗?”我气愤说。我俩回到田里,不一会功夫,我们就完成了插秧任务。

     大家高高兴兴回龙四家吃饭,他母亲早就做好了饭等我们回来吃。

     说起这龙四,好笑的故事还有很多。各位看官对龙四这人有一定的了解了,我也不说他的“臭”事了。接着就回到正题上,说我出深圳之事。

 

三,爱在心里口难开,玉妹送我闯深圳。

      自从收到龙四的信,这几天我忙着准备该用的东西。玉妹经常过来帮我。这玉妹,我和龙四都喜欢她,她也喜欢我们。自从去年开始,我对玉妹有了感觉。老是想见她,挑水,淋菜,上山打柴,那里有她的身影,那里也有我的身影。真的见到她,又不知说什么?平时能说会道的我,竟然找不到话题,对着她总是心里“碰碰”地乱跳,脸蛋红扑扑的。白天想她,晚上也想她;有时竟然整晚不睡想她。我实在受不了了。826日那天,我终于鼓起勇气跟她说:“玉妹!你觉得我这个人怎样?” “龙哥你人不错!”玉妹说。“我不是说人品,而是说。。。我。。。喜欢你!”  这次玉妹听明白了,她的脸一下“醉”红。她愣了愣,转身离开了我。她这一走,我脑子完全蒙了。

1986828日早晨,我背上行李到镇车站搭车到梅县。我的心里空落落的,两眼望着家乡的方向,双眼忍不住泪珠儿往下落,望了望,等了等,想见的人还是没有出现,车马上要开了,我不得不上了车。就在车开起来时,一个俏丽而熟悉的人出现了,我的心快跳出来了。

只听到,“龙哥!龙哥!记得给我来信。”   是玉妹, “玉妹!你放心,我一定会写的。”我激动而大声回答她。她又追着我坐的客车,边跑边说:“龙哥!龙哥!我会想你的。”车子离她越来越远,我又欢喜又心如刀割,恨不得马上下车去拥抱

     她,就这样我离开了我初恋的玉妹。

     车子一到梅县客运站,我下车放下行李。在客运站休息了三个小时,就坐下午五点半到深圳的车。以前的路不好走,好多都是泥沙路,经过十小时多点的长途奔波,终于在29日凌晨约四点到达深圳。

 

四、初偿工苦,打工苦难受。
        1986829日凌晨四点,我到达了深圳市东湖汽车站。由于当时通信没有那么发达,龙四只知道我29日会到深圳,故无法及时来接我。下了车,我只好在车站休息,但也睡不着,一路上脑海里总是玉的倩影,现在更是想她。想她送我时说的话,我的心里又甜又难受,真想飞回家乡去,但这可能吗?男人大丈夫事业为重,我只好忍耐这初恋的煎熬。我和玉的事按下不表。时间过得真慢啊!到早上八点三十分,我才见到龙四。当时他在一家爱丽手袋厂做,他领着我回到他厂里。龙四先在布吉果园做,后来人家介绍转到
   
这间手袋厂做。他把我安顿好就去上班了,我只好一人在宿舍休息。他在这间厂做了二年,专门负责招工。他的工作说白了就是专门去各间手袋厂把人家的熟手车工挖过来,他这人能说会道,善于鼓动又能令人相信,所以能帮他的老板招到熟手车工,故他很受香港老板重用。直到下午六点,龙四终于回来了。我满脸喜气迎上问他:"我入厂的事有没有帮我问?

     “问了,暂时不要人。你急什么?先玩段时间再说”。龙四回道。我也不好说什么,心里想就等等吧。没想到,只住了三天,龙四就跟我说,这里宿舍管得严,不是本厂的工人不让住。

    我问他:”那我去那住?“  你放心,我带你去别的地方住。”

    于是,我带着行李跟着龙四坐车到了深圳梧桐山村一个老乡租的房子。

“你今后就住在这里,一个月交十元房租,我厂要人的话我马上过来叫你去做。”龙四对我着说,“我要回去上班,这二十元你拿去用。”

    我说不用我有钱,他非得要我接受,实在推不回去,我只好收了。
    就这样我在这里住了下来。当时在深圳找个工作实在不容易,我白天出去找工作,饿了随便吃,困了睡草坪。到处问到处碰壁,我仍然坚持出去。

就这样日子过了十五天,我还是没有找到工作,心有点慌了,龙四也没来过,我有点想回家的念头。就在我快坚持不住时,幸得一个松源采山老乡的介绍,才进了华展手袋厂,就在梧桐山村。     

1986916日,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是我在深圳上班的第一天。我被安排到裁片部做啤工,工厂里机声隆隆,工人们埋头苦干,因为是按件计酬的。我先跟师傅学习啤皮(就是用刀模,把皮摊开放在胶板上用机器裁剪成一小块)。

这啤工看似简单,实则不是很快就能学会的。首先必须学会看皮质的表面那里是好那里是坏,然后要研究此块皮那里用来做手袋的正面,那里用来做手袋的面和底面,学会了才可以上机啤皮。

厂规很严,学徒工不准坐,必须站着看,不懂就问师傅。上班时间长,一般一天要上十二,三小时。就这样,我站了七天,学了七天才上机啤皮,不提我有多高兴,总算可以赚钱了。

别小看这七天,好多人坚持不下自己走了或者被抄了。工厂的工资是要压一个月才有发的,就是你这个做的钱要下个月底才发给你。工厂的伙食很差,天天不是黄瓜青瓜就是豆腐,要不就是过时的番薯叶和苦麦菜(这菜因炒好放得过久简直比猪吃的还难吃),有时有一二快肥肉那就是上等的好菜了。伙食费早上三毛,中午晚上各六毛,一天就是一块五角。就这样的开支,我因为带出的钱不多,离出粮(发工资)还要16天,口袋就剩下五块钱了,我只好请假去惠州兄长处拿钱用。就因为去惠州,差点就回不来了。

 

五、惠州秋长禾笋场,难找饿得肚断肠。
     8610月的一天,天刚蒙蒙亮,我就从梧桐山步行一小时到了沙湾检查站。过了检查站就在公路边等车,很顺利等到了去惠州秋长的中巴,经过讨价还价5元终于上了中巴。

我口袋里再也无一分钱了,说真话我也够大胆,如果找不到那怎么回深圳?

其实,一我坚信自己能找到,二我还有一块价值三十元的手表,真的找不到我就把它卖了当车费回深圳。车子一路停停打打,终于在上午十一二十分到了惠州城。那个卖票的女人叫我下车,我问到了秋长吗?她说:“这车不去秋长,你快点下。” 

 “我问过你,你说去秋长的,我才上车,你怎么搞的?”我说。“我的车就到这里,你5元就只能到这里,快点下。”她说。我知道说下去也没用,只好下了车。我决定走路去秋长。通过问了几个人,我知道了去秋长的路,于是就这样走路去了。走了二个多小时,我还是没有找到秋长镇,肚子饿得呱呱叫,可是我身上没一分钱,只好去人家处讨水喝。又走了一个半小时,我实在走不动了,只好坐下来休息。我决定不走了,看见有搭客的摩托车就问去秋长禾笋场要多少钱?他说:“三元”  于是就上了摩托车,不到十分钟就到禾笋场,我叫我哥给了车钱,那时已是下午三点五十分了。我哥急忙煮了点面给我吃,并且骂我胆子太大。
      我吃完面,从哥处拿了八十元急忙赶着回深圳。我哥送我到去深圳的大公路上拦到车,于是我坐车在傍晚七点回到大望桥,走了一小时多回到梧桐山,总算是安全回来了。

 

六,书信来往叙衷情,打工虽苦也有乐。
      自进厂上班后,我就第一时间给玉写信。一句句轻柔的问候,却是我的心语;长久不见路途遥遥登高望家乡,我托清风我托白云告诉你,我的心永远装有你。我的信我的思念,飞到家乡融到你的心里,还是解不了对你的悠悠思绪;打工再苦我不怕,就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你,思念你的滋味特别难受,不知你是否有同样的感受?

玉妹!远在家乡的你,在忙什么?我每一次写信给你都是长长的,你就只有几句话回我;我叫你写多点,你说你不会写无文化;你可知道我把你写给我的信读了百遍还不厌。为了前途为了钱,我拼命工作,因为是按件计酬的,一个月下来我虽说是新手,但比老工人赚得还多。一方面我心灵手巧,另一方面我比谁都勤劳。时间如流水,很快我就做了近三个月工了。年关已近,我很想回家却无钱回家,我的心里甚是烦闷。我就打油了一首诗来表达我当时的心情:不想赚钱不出门,远离家乡来此闷;家盼儿女赚钱归,钱包空空不敢回。
     就在年尾,由于我在工厂表现好,又勤劳肯干,加上有一定的文化,所以被老板看中叫到办公室考试。通过考试,我很快被提升为中层管理,负责管理裁片部门的工作。记得当时给我的工资是400元港币(折合人民币是300元,当时是七五折计算的)。这小小的喜悦我马上写信告诉她,我还跟玉妹说,今年过年不回家,就因为没钱啊!大年二十三,工厂放假了,看到工友一个个大包小包拎着回家,我的心里不是滋味,心酸酸的。我不敢看这情景,回到宿舍捂着被子忍不住哭了。
     整个春节,我每天看书睡觉,或者去当地的客家人家里看电视。有时就一个人去爬梧桐山看山景。登到最高处,还是忍不住往家乡的方向看去,心里虽然不好受,但往山下看去,心情就慢慢好起来了。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

我自己暗暗下了决心 ,不混出人样不回家。我必须好好利用春节这半个月,我坐车到深圳市里买管理方面的书籍,回到宿舍就如饥似渴看了起来。虽然寂寞但也充实,不知不觉半个月多就过去了,工友们陆陆续续回来了。他们个个很热情,这个送那个送,吃了他们不少的特产和春节佳肴。
     年初十我厂就上班了,我投入了紧张的管理工作。

裁片部主要是由收皮——铲皮——配色——过胶——发货五个小部门组成。我的工作主要是协助主管管理好裁片部。我虽然进厂有三个多月,但要学的东西很多。我尽力了解和学会这五个小部门的工作,不到三个月我就把裁片部管理得有条不絮,受到老板的表扬。

第四个月,我就提为裁片部的主管。我手下的工人几乎全是女的(只有二个男的),整个部门有近三十人,人家笑称我是“妇女主任”。我的性格虽然火爆,但我对女孩很少发脾气。也许我的骨子里挺会怜香惜玉的,所以这帮女孩很敬重我,也很听话。就这样,我的管理工作越做越顺,很少给老板批评。闲时放假,我带领她们上山采甜笋;稔子开花的季节,满山遍野,簇簇的映山红如同花海,煞是迷人。我带领她们去赏花,去采山果,去爬梧桐山。
     可惜的是我在裁片部管理工作才干不到七个月,又被老板调去管理包装。这部门的工作看似简单,但想干好却不是那么容易。老板虽然提了我不少工资(裁片部800港币,包装1100港币),但我却有点不想去。终究是给人打工的,我最终也只好同意去。这个部门有四十五人,除八个是男的,其余全是女的。这部门由收货——剪线——打包——装箱出货四个小组组成。最主要的是打包,不但要塞好包,分清颜色,贴好价钱纸,挂好牌子;而且要做到一个都不能搞错,的确有点难。因为人多干这工作,难免出错,一旦出错就会装错。我费了不少心血才把这部门的管理工作搞得有条不絮。按下不表。
     还是来谈玉妹吧!她在当年(1987年)六月来信给我,她决定去惠州秋长毛织厂做,因为那里老乡多。我本来写信叫她来我这里做,她说我这里老乡少,又离深圳市里远,所以不想来。我虽然思念她,但也无办法左右她。只好有时间就过惠州看望她,每一次过去她对我都很好很热情。好多人也知道我是她的老乡和男朋友,她们都衷心祝愿我们。没想到出门不到半年的玉妹,竟遭到如此不幸。

 

七,满村传遍玉妹事,可怜红颜饱受辱。
     1987年尾,我去信三封给玉妹,不见回信,我心彷徨不安。由于又近年关,工厂加班加点赶货,我无法请假过去。大年二十四,我坐上回家的客车在年二十五早上三点回到老家松源。回到家里,随便吃了碗父母煮好的米粉,就冲凉睡觉去了。

一路的颠簸,疲劳的我很快进入梦乡。上午十一半我醒了。

阔别父母一年多,想说的话儿很多,跟父母聊了一会,我看到母亲神色有些不对,就问她是否身体不舒服?母亲支支吾吾说:“不,不是,我身体好得很。”我心里觉得奇怪,但也没有继续追问。我就讲我一年多在深圳的事,父母听得眼泪涟涟连。

很快午餐就开饭了,很丰盛有鸡有肉有烫,我美美的大吃了一顿。刚吃完,好多老乡就来到我家里,问寒问暖,问外面的一切。我把从深圳带回的糖果摆出来让大家品尝,并且叫母亲每家发一小包糖果。好久不见乡亲们,大家聊得挺开心的。山村的邻里邻舍,淳朴可亲,人情味十足。

不一会儿,长嘴妇阿春姨对我说:“阿龙古,你不知道阿玉妹的事吗?” 

 “唔知,什么事?”我问。于是,阿春姨就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还有几个伯母也加入说起来。说我的阿玉自从去年六月去惠州秋长毛织厂打工,如何从做普通工提升做文员,又如何被人骗了身子,污了清白。

我听得五雷轰顶,实在受不了。“你们不要说了。”我大声对乡亲们喊道。乡亲们知趣地走了。     

原来玉妹自从六月进了毛织厂,由于她聪明伶俐,又勤劳肯干,最主要是她长得太美丽了,不到三个月她就调到办公室做文员。那个毛织厂的厂长是个四十多的香港佬,五短身材,一双色咪咪眼,早就看上玉妹打了玉妹的主意。有一天,他带着玉妹去酒店谈业务,趁机灌醉了玉妹,开房糟蹋了玉妹。玉妹醒来后知悉这事后,想上吊自杀,幸得老乡发现及时救了下来。

老乡们去派出所报了案,那个厂长虽然抓起来了,只不过拘留了半个月又放出来了。他以谈恋爱为由和金钱买通了所长,我们这些打工仔那里斗得过他们呢?玉妹遭此不幸,也怪她自己过于单纯和有点爱慕虚荣。

我冷静了头脑后,找到龙四(他也回来了)两人就到处找玉妹。她回来了不敢住在家里,因为受不了乡亲们的目光和言语。在那个年代,失身这事就是很大的事了,那个年代人们把贞节看得很重。我们去问玉妹的母亲,她开始不肯告诉我们玉妹在那里。我俩不肯走,软磨硬缠,求了玉妹的母亲半天,她也看出我是好意,于是就告诉了我俩。

我俩很快就找到了玉妹,她住在她的亲戚家。看到花容失色,满脸憔悴的玉妹,我的心痛得很 在流泪。要不是龙四在身边,我肯定会抱起玉妹安慰她。我俩想尽了一切办法安慰玉妹也无效,玉妹一直在哭个不停。我看这样不是办法,于是叫龙四你先回家我留下安慰她。龙四走后,我顾不得害羞抱起玉妹轻拍她的背安慰她说:“别哭!别怕!有哥呢,这事过去了。”好不容易玉妹总算平复了心绪。我真诚地跟玉妹说:“龙哥不怪你,不是你的错。你还是你,哥不嫌你,你若同意哥娶你。” 玉妹抬眼注视我,似乎有点不信。我斩钉截铁对她说:“你不信我可发誓。”玉妹连忙捂住我的嘴说:“龙哥!我信。”我跟她说好了过完年去我厂做,她同意了。我很高兴回到家里。
    不知不觉,春节假期就快过去了,我去找玉妹叫她准备好行李,年初九就坐车去深圳。玉妹说:“龙哥!行李我准备好了,你先帮我带出去,我慢几天才出好吗?” 我想了想回道:“由你,什么时候出,你打我厂里的电话告诉我,我会去接你。” “ 好!”玉妹回道。
     就这样我先出了深圳,可是。。。。。。

 

八,屋漏更遭连夜雨,双龙一风遭霉运。
     农历1988年年初九,我带着玉妹的行李回到厂里。原以为她过不了几天就会 出到我这里,可是没想到,我等了一天又一天,还是没有她的消息;我的心情糟透了,做什么也无精打采。我足足等了二十天,终于等来了一封玉妹写给我的信。
     信中写到:“龙哥!我亲爱的龙哥!我知道你很爱我,我也很爱你。可是,我父母不同意我们谈下去;并不是他们嫌你什么,而是我父母觉得两家太近,近得连锅香味都闻得到,另考虑到我的“丑”事,你说不计较不嫌弃,但是乡亲们的言语和目光你恐怕也受不了;你说在深圳安家不回来,我父母说在外那有那么容易扎下根。我自己也觉得我父母说得在理,所以我希望你忘了我。龙哥!我没有干净的身子,我配不上你;我也曾幻想过跟你在一起幸福生活;可是我没信心,我们有缘无分,你还是忘了我吧!
   
不要回信,我也收不到;不要打听我在哪里,就算你打听到了我也不会见你的。

龙哥!我们能不能再见面就看老天吧!龙哥!世上比我好的姑娘有很多,你会遇到比我好的。龙哥!再见了我亲爱的龙哥。”                               你的玉草于年宵节

读完玉妹的来信,泪如泉涌的我跑到偏僻的地方,嗷嗷大哭起来。那凄厉的哭声我永远不想回忆。霜打的我,如同枯蕉叶的心情,再也无心工作。我请假三天,天天在宿舍昏睡。
     好不容易我才恢复了。1988年四月的一天,老天愁云笼罩,我心仍然忧郁。我费尽了不少心血,通过多种渠道,也没有打听到玉妹的消息。我也只好暂时先放下这念头。没想到,中午,一老乡从市里(罗湖区)过来,带来的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雷。

“龙哥!龙四出事了,他给派出所抓去了。”   

“不是吧?他犯了什么法?”我问我老乡。

“听说是偷东西被抓了。”老乡说。这下午我请了假马上跟我老乡去打听龙四的事。
     原来,龙四这人由于专门负责招熟手车工,满天乱跑,结识了不少同行。加上龙四这人好赌,无钱用时就伙同邻村姓刘的老乡,这人原在大王村一手袋厂做仓管,两人合作把仓库里的透明胶(做银包镜框用的)半夜偷出去用车拉到废品收购点卖掉。不到二天就东窗事发,我问过派出所的人,他们说这案龙四估计要办三年,要等法院办结为准。

我送了点吃的和穿的给他,没见到人。我只好回厂,但心情却更加忧郁了。
     厂里这段时间货源充足,我每天加班加点,工作十四个小时。由于赶货,接连加了两个通宵。我包装部的女工有二个当场晕倒,我马上告知厂长派车把二女工送到医院抢救。工人们的意见越来越大,我向厂里申请放一个晚上不批准。女工们全部有气向我发,把我骂得狗血淋头。我实在受不了啦,于是在办公室跟老板和厂长大吵一顿,说再不放一晚我管不了她们。老板说你管不了就不要做。
     女工们终于闹事罢工了,我也十分气愤加入了罢工的队伍。

这事闹大了,厂里不能按时出货,损失了不少违约赔偿金。我和几个小组长被炒鱿鱼了。第二天结完工资,老板立即就叫门卫把我们五人赶出工厂。
     我只好在附近租房先住下。

 

九,潇潇凄雨黄叶树,重上工艰难路。
     潇潇凄雨,一地黄叶;苍天落泪,我心凄凉。我在反思,我是否过于冲动?我在反思,我是否过于正直?我在反思,我们打工仔是什么?是人家的“夜壶”吗?是人家呼来喝去的什么?我无奈,但我必须抗争;我必须活下去,我不相信没有我的生存空间。
    生命可以无奈和简单,但不能没有尊严;凭力气头脑做事,顶天立地做人。

我们是个打工仔,我们必须为父母为家人努力干活。

我必须坚强起来,重新找工作。我又开始找工了。

风雨中,烈日下,工业区,建筑工地上,到处有我的足迹。

饿了吃面包,困了睡草坪。在这期间,我做过建筑工二十天。有诗为证:离乡背井为生计,汗流浃背做苦力;夜宿工棚昼干活,蹲着吃饭望天夕。

不久,我在罗湖区一间精湛手袋厂找到工作做啤工。进厂不久,有一梁大总管发觉我这人与众不同,找我谈话,问我原先在那干过,在手袋厂做过什么?我如实告诉他。没想到他非常赏识我,叫我做裁片部主管。他真是我的贵人,我在他手下做得很开心,管理工作非常顺利,也深得老板的喜欢和重用。我的工资收入也挺不错(1600港元)。按下不表,说说龙四的事。
    龙四偷盗案,经过四个月法院终于下了判决书,送八卦岭劳教三年。龙四原先也喜欢玉妹,也追过她,无望后也就死心了。87年尾他和梅县梅南妹阿花好上了。说起这个阿花真不错。她人长得不高,相貌马马虎虎,但却对龙四特别痴情。龙四出事后,好多人以为她肯定和龙四拜拜了,没想到她不但不离开龙四,而且对龙四比以前还更好。阿花经常去看望龙四,并鼓励他好好改造,争取减刑,争取早日出来。我也经常去看望龙四。龙四这人善于交际,又能说会道,监狱里的领导对他非常照应。叫他做印刷技术工,又叫他出去搞业务。不到二年半,他就减刑出来了,这是后话。
     我在精湛手袋厂也越做越顺,不到一年半,我被提升为大车间主管,我的工资 也由1600港币升到2100港币(1990年)。我在这间厂做了五年,正当老板要提升我做厂长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悲叹好人不长寿,创业艰难百战多。

      19933月,我正在厂里上班安排生产,刚分派完工作我就回办公室喝水。时钟正指向上午九时五分,突然看见李总经理接完电话后,面色难看,一副凄容,眼含泪花。我急忙走上前去问:“李总!你怎么啦?” 他说不出话来。我扶着他回他的办公室坐下,端水给他喝,叫他好好休息。我关上门就出去工场了。

      一个小时后,办公室广播通知所有高层管理到办公室开会。李总宣布了一个痛心的噩耗,我厂老板陈生因心肌梗塞于今天上午九时正在香港家里逝世。全体高层管理一听连忙起立低头默哀。五分钟后大家面带忧容,七嘴八舌说了起来。我当场哭了,哭得撕心裂肺,怎么会这样?同事们把我送回宿舍休息。

      陈生今年不到五十五岁,他是个好老板。平时他很关心工人各方面问题。住的宿舍,吃的饭菜,工作时间等,那个 工人家里有特别困难,他要是知道肯定会帮忙一些。他自己平时很节约,穿的一般,但是他对工人很大方,工资给得还不错,从不拖欠工资,工人很少离开的。就在前天,他和我在办公室聊了很久,他谈到李总年纪大了,过不了多久,你要挑起这重担。我应承他我会尽最大的努力管好工厂,回报老板。没想到好人陈生英年早逝,叫我如何不痛心啊!

     这消息很快在全厂传开了,工人们先是悲痛,没几天就人心惶惶。不到半个月,李总告诉我们这间厂可能开不下去了。原因是老板娘和她的女儿无兴趣也无心经营这公司。这可如何是好呢?李总说他老了无力也无胆接过手。高层开会,决定关了这间厂。于是,我们把厂里的东西能卖就尽力卖出去。转回来不少钱发了工人们的工资,工人们全部走光了。厂里就剩下十个高层管理,我们十人不发工资,未卖完的生产设备作价分给我们。余钱全部交给老板娘。厂子经过二个多月的处理,总算完成了老板娘的交待,心里也觉得对得起老板。我分到一部高台车,三部平车和一部铲皮机。我想休息下,考虑以后干什么好。按下不表。说说龙四吧!

      龙四在908月就从监狱出来了。一出来就和女朋友阿花开始了跑印刷业务。他们租了房一起住,没白天没黑夜不停地跑印刷业务。开始很艰难,几次差点没饭吃,来到我那里求救,我次次满口答应他们。经过半年多的拼搏,龙四的印刷业务越做越大,钱也越赚越多。

1991年尾龙四和阿花结婚了。1992年春龙四在一梅县老乡的扶助下自己开了间小小的印刷厂,设备还是七十年代的印刷设备。就这样的设备,他们夫妻越做越顺,不到一年的功夫,龙四就买了价值十万的胶印机。龙四的印刷生意红红火火,后来他又买了一台彩印机,请了二十几个工人。在95年他就拥有家产一百五十万。 按下不表。
     我休息了近二个月,这期间也托人打听玉妹的消息,总算打听到了。可是这消息令我万念俱焚,听说她已嫁给比她大十五六岁的香港佬。我也死心了。

不久,我找到了伴侣结婚了,老婆是本镇人。我也决定自己创业。19937月我在布吉选了一旧楼房,招了六个人,利用分到的做手袋机器,开始了小作坊的加工厂生产。我利用自己在手袋行业积聚下来的人脉,开始虽然辛苦,跑上跑下,到处找单做,人也瘦了十斤,总算打开了局面。货单不断做不完,迫使我扩大生产。94年春我在布吉另一地方选到厂房,添置了不少设备,工人招了50人,也算顺顺利利,订单不断,生意红红火火。同年年尾,我继续扩大生产,又添置不少手袋生产设备,工人有80多人,一样订单不断。

就在这年尾,由于裁床工人的失误,手袋面料没分好纹,加上垫纸也没分纹,就连车间也没发现问题,结果这批货全部不合格,致使我损失惨重,亏了十多万。也致使我资金周转出了问题,年尾工人工资还没着落呢?老婆哭了,我只好四处借钱。(善松斋)

下接《蹉跎的深圳打工岁月》(二)

网友评论:

119.123.105.*   2013-07-26
我没看完觉眼睛得很累,能不能字体换个楷书什么的,主要太长字体也小。无语
218.107.8.*   2013-07-07
你写的是小说吗?难道不是你的亲身经历吗?
112.90.239.*   2013-07-07
谢谢老乡的赏读!也谢谢老乡的喜爱。我会尽快写完这小说的,你们耐心等待。
221.4.201.*   2013-07-06
苦求作者,快点讲讲后来的经历,等得好急啊!
112.90.194.*   2013-07-06
太感人了。若非作者亲身经历,恐怕写不出上面的酸甜苦辣。值得我等学习。像作者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