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梅县松源镇宝坑村
本站网址:
73485.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人在他乡

“山精”闯梅城

发布时间:2013-06-26 22:56:07     阅读:821 举报

      若想听故事,还请你了解我的家乡——松源镇。     

      我的家乡在梅县的东北边,离梅城约八十公里,是梅县最北的边远山区,人称“西伯利亚”。从那里走出来的人,被人笑称“山精”。我的家乡是个小盆地,四周高山环绕,山青水秀。中间一条松源河把两岸分割冲积成小平原,由于山多田少,又是江西,福建,广东三省交界的地方,商业非常繁华,出外做生意或打工的人特别多,又是梅州最大的烤烟产业基地。正因为这些得天独厚的条件,才有我这“山精”闯梅城的故事。
     从松源走出的名人数不胜数。远的先贤蔡蒙吉;民国将帅黄慕松和黄镇球;兴梅地委第一书记王维;“书侠”何锦明 ;四三草堂何伯俊;商业奇才黄华;大华集团何中华;爱心妈妈王笑茹;收藏家郑桓江。。。。。。听说拥有亿元身家的企业家有十多人。这些成功人士咱不去说,要说就说平凡普通人的故事。我就”臭美“一下自己闯梅城遇到的一些故事。


    第一回,单骑八十闯梅城,摆摊卖烟受欺骗
     一九八四年八月,我用自己卖米粉积蓄下来的第一桶金95元,转行做起烟丝生意。开始做时,幸得本村一位大叔支持,买了一辆28寸五羊牌自行车,从此做了二年多烟生意。
      刚开始为了节约开支和方便运输,我是骑自行车带货上梅城。早上六点,天刚蒙蒙亮,我用自行车驮着七八十斤烟丝向梅城方向骑去。那时的公路还是泥沙路,一路灰尘满天,辛苦是不用多说的。经过7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在中午一点到达梅城。那时的梅城,凌风路是最繁华的。我选好摆摊地点,就在梅江桥底下交凌风东路处,住就在凌风东路的东风旅社。
      第一次摆摊卖烟丝就给人家骗了。一位四十开外的瘦高大叔,衣作整齐看似有单位的人,他买烟讨价还价,就在我称烟给他时,他竟用大磁石往我秤砣下面吸,傻啦吧唧的我没有发觉。没想到第二天他又来买烟丝二斤,我觉得奇怪留了个心眼,竟然发现此人在玩这骗人把戏,就在他付钱要走时,我大声呼喊:”抓骗子哟。“话音刚落,一大群人把他围住。他满口撒赖,死不承认。幸得一位大叔挺身而出,仗义执言问那骗子:”你买了他几多烟丝?“  ”二斤"骗子说。这大叔把烟丝从骗子手中夺过来,拿到商店一过称有二斤八两,足足骗了我八两烟丝。那骗子见势不妙乘乱溜走了。我十分感激这大叔,想送点烟给他,但这大叔死活都不收。我甚至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想想自己虽然穷,但总是能遇到好人帮我。这事让我感到社会好人不少,社会还是温暖的。

     第二回,缘识好人孙老伯,从此珠条似我家
      二个月后,我又买了一辆旧凤凰自行车,比原来那辆车好使,省力多了。我也转到东山大道华侨大厦对面摆摊,幸运之神又降临 我。我认识一位古道热肠的孙伯,他老人家在那摆桌球。我们十分投缘,他虽然七十岁了,但身体非常好。他热情叫我到他家(珠条街)住,不收我一分一毫。从此我在梅城就好像有了家一样。生意虽然不是很好,但一个月也能纯赚40元,比一些国家工人还多点。坎坷人生路,不可能永远平坦,二个月后我又遇到难以想象的事。 

      第三回,老乡贪财偷老乡,防人之心时提防    
       那是85年6月的一天,我早早在东山大道 摆开了摊,生意出奇得好。到下午四点,我卖出了60多斤烟丝,回笼资金约180元。那时还没有二十、五十一张的钱,最大是10元一张的。180元把我的手提袋装得满满的,别提我有多开心了。大约下午四点半,我的老乡阿X也上到梅城来卖烟丝,看到我赚来那么多钱,两眼放光说:“阿钦!生意俺好噢”  。“还可以”我笑着回道。
      我的老乡原是韩江社停薪保职工人。那天傍晚 ,他对我十分关心,告诉我要小心钱财,并热情带我到他单位的招待船住(梅江桥底下东山大道旁)。那天晚上,我请他到文化公园吃牛腩牛杂听山歌。记得当时牛腩一元一碗,牛杂五角一碗。那骚香的牛腩,蘸着辣椒酱来吃,那美味至今还令我回味无穷。
      闲谈中阿X问我:“你的钱还放在船上吗?”  ,“嗯”我回道。
     “你真太胆。”他说。
      在公园呆了二个多小时,我们就回船上休息。我特意检查了装钱的手提袋,钱还在,也就安心睡觉了。深夜12点阿X 叫我一起到船头板上睡,说船舱里很闷热,我也觉得很闷热,于是跟他一起到船板上睡。
      第二天早上,我刷牙洗脸后去拿行李。打开行李一看,我的大脑“嗡”了一下“蒙”了:我的天啊!我的180元全部不见了。我当时傻了,呆了,脑海一片空白。几条船的人听到此事围了过来,因为这事在那时是很大的事。老乡阿X叫我不要多事,这里毕竟是单位,再说没了也很难查 。
       一位大叔大声骂我:“你发傻有什么用?好好回想下钱怎么丢的?”,一语惊醒了我,我静静地想了想,心中有了怀疑对像。于是我装模作样在船上随便查了查,然后对老乡说:“阿X,你虽是屋侉人,我还是要查你的行李。” 接着,我查了他两件行李无发现什么,心里有点凉,最后叫他把背包拿给我检查。我认真翻着他的包,突然两眼发亮,心中狂喜——钱在包中。但此时我脑海里思想在斗争,怎样处理呢?
      心中有了主意,决定放老乡一马。于是我装成可怜无奈的样子说:“算了,我不查了,自认倒霉。” 接着跟阿X一齐上了岸。
      一上岸,我请阿X吃早餐。喝了一口茶我对他说:“阿X! 我们是屋侉兄弟,你真做得出。”他一语不发,羞愧地低下头,把钱还给了我。
      哎!真是老乡骗老乡,背后捅一枪啊!这事给我人生上了一课,防人之心不可无。

      第四回,珠条街成出发地,踏遍东西南北中
      自从发生以上事后,我就长住珠条街孙伯家,东西也放在他家里。不久,我由卖烟丝转做自卷烟。所谓自卷烟,那是纯手工制作的,就是用一条像烟大的铁条,一张蜡纸和一块木板,加上烟丝,烟纸和滤咀头就可以制成带咀的烟。当时的政策不是很明朗,没说行也没说不行,总之对自产自销还是比较宽松的。
     我从此以珠条街为出发地,往南走长沙,新塘;往北走扎田,干才,一直到大坪;往东山大道一直到芹黄;走过西阳,白宫,明山煤矿;走过南口;走过竹阳,丙村。我一间间店去推销,一条条路去问去推销,皇天不负有心人,总算条条路都有我的客户。我一个月上梅城三次,一次能销二百条烟,一个月销售600条自卷烟,除去开支能赚230元。85年尾,我买了三用机(收录放)。在那年代,单车手表三用机都有的家庭,算是富有的。孙伯还下过松源到我家过月半,这位老人帮过无数后生,每天晚上他家是最热闹的,90%是年青人,有向他借钱的,有想抽他南雄烟丝的,有想他茶喝的。。。。。。他老人家摆桌球赚的钱月月用光,但他总是笑哈哈说无所谓。每每忆起孙伯,我赞不绝口,好人孙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1986年四月开始,我却走下了坡运。

       第五回,两次遭“抢”恨长沙,痛离梅城闯深圳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我烟生意越做越顺,事业红红火火,家乡大叔大妈夸我脑子不错人能干,甚至给我张罗对像,我也有点飘飘然。然而,老天也开始作弄我。1986年3月送货到大坪,半路摔了一跤,伤了脚筋,举目无人,苦等了近小时才遇好心人老张把我送回梅城。养伤半月好了,四月送货到长沙和新塘,就在长沙圩街头,一群人把我围住不准我走,我问他们想干什么?“不想干什么,就是你的烟我们全要了。”我问:“我这箱烟有五十条,给多少钱?”  “给五十元”他们说。老天啊!我成本价都要75元,可是他们丢下五张十元的钱就把我的烟“抢”走了,我只好自认倒霉。我不想走这条路了,忍了二个月,我又舍不得这条路的生意。

          六月的一天,我用自行车驮了50条香烟再走这条路,这次我不进长沙圩,直接到新塘。可是没想到,他们更加疯狂,把我拦在一边是河坎一边是二米多的田坎的公路上,其中有一个穿工商制服的人说我:“投机倒把,没收我的香烟”。我跟他理论,他说:“你再说,连自行车都没收”。我单枪匹马怎么斗得过他们,哎,只好自认倒霉。两次的挫折打击了我,当时梅州还未真正改革开放,我开始心灰意冷,认为家乡没什么发展前景。于是,我受深圳打工回来的老乡影响,说外面的世界如何精彩,如何有发展前景。因此,我在1986年8月28日到深圳开始了长达17年的打工生涯。
      我这个“山精”闯梅城的故事也就结束了。二年多的卖烟生涯,有收获有伤悲,现在回忆起来,真的有点后悔。如果我能坚持下去,也许就碰到梅城九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如果我能坚持下去,我的今天就不是这样。哎!造化弄人,命中的我也许就是苦碌的命。欲知我的打工生涯事,还需我慢慢叙说。(善松斋


网友评论:

112.90.121.*   2013-09-19
感人!